阿九九九九九

是个沙雕画手,高二狗在校,没什么时间所以画画很慢很慢啦

日常乱来

我TM爆肝两个小时!!
第一次尝试这种风格以及瞎上色!!
累死啦不过好有成就感!
第一次画出这么满意的作品!!!(
当然是介于自己现在这个垃圾画技水平上说的)
wdm我第一次画云!!!我觉得海星!
意识流乱来一通233

在以前的相册里翻到了第一次指绘的产物(捂脸)
我对岩殿是真爱了呜呜呜
画的太丑就不打黑岩tag了233

致歉

快放假啦qwq放假我就有时间产粮啦你们等等我丫qwq
我还能肝qwq

今日份的杰克和园丁!诶嘿嘿诈尸w

【杰园】来自红教堂的邀请函

这是50粉贺文诶嘿嘿
私设杰园婚后且有一子Lvan艾凡(私设小皮皇)
监管者杰克为白纹大触
那个,文笔很渣凑合凑合看吧啊哈哈

【那只是一封邀请函】
    午后的阳光倾洒在这间小小的屋子里,身着一件单薄白衬衣的杰克正坐在椅子上微倾着头,缓缓地翻阅着手上的书籍。

闭着的玻璃窗传来了“哒哒哒”的撞击声,杰克抬目望了一眼,浅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疑惑。

庄园的乌鸦?怎么这时候过来了?

修长的身影缓缓起身,打开窗户,那乌鸦偏了偏脑袋,衔过一个信封。杰克接过信封,那枚红色纽扣是那么熟悉,然而杰克却更加疑惑了。

狂欢隔时许久,明明自己已经宣布退出,为什么还会收到邀请函?

打开信封,粗略的看了一遍,杰克的眉头不易察觉地蹩起,这封信,似乎只是庄园主的第二次邀请,并说只是老朋友间叙旧和怀念,还有给自己儿子办了一次生日狂欢,没有淘汰的机制,而这场游戏的监管者,是他。

杰克并不在乎自己,而是庄园主似乎有消息知道了自己和园丁有了儿子,偏偏去参加游戏那天是儿子八岁生日,而庄园主却点名求生者一方有她——艾玛,并且,还有自己的儿子艾凡。

这令杰克很不解,自己和艾玛去倒没什么,但是要是带上艾凡的话...杰克有些烦躁的揉了揉黑发,便又垂眸反反复复的看这封信的内容,却不知道一旁的艾玛已经悄悄走到了他身后...

“杰克!”艾玛笑着扑过来,却把杰克吓得一个激灵,缓过神来却又无奈的笑着将她拥在怀里“嗯。”

艾玛看见了杰克手上的信和桌上的信封,那枚红色却扎了她的眼,她有些疑惑地看了看杰克,眼里深藏的恐惧却被杰克尽收眼底。

杰克心疼地揉了揉她的发,安慰道:“没事的,这次,是给咱们儿子庆生。”他相信艾玛不会太过恐惧了,同样身为庄园老友,正因为上次的狂欢,他们才得以相遇。

艾玛闻言平静下来,但眉头始终皱起,眼神望向了窗外花园里玩耍的艾凡。

“他愿意去我们再去,好不好?”

杰克的嘴角轻轻勾起,不禁紧了紧双手的力度,垂下头在她耳边道:“好,夫人。”

【赴约】
  艾凡捧着一把刚摘的玫瑰,蹦跳着进屋,在自己的小凳子上坐下,端端正正的听杰克和艾玛的话。

“这么说,有人要给我办生日Party!这是真的吗!”

听见消息的艾凡眼里闪着无数的小星星,眨巴眨巴地看着杰克和艾玛,满眼溢着期待。

“那,我们去吧,杰克?”艾玛抱着儿子,安定的对杰克微笑着,仿佛什么都不再在意。因为她知道啊,他怎么可能会对他们下手,这次的狂欢的意义,就当是一次怀念吧。

杰克对上那人的眼,随后闭起眼睛笑着,握紧了艾玛的手。

“好,我们去。”

(黄昏的光洒下来,桌上信封上的红色纽扣闪着柔和的光,信封背面的一角,有一些红色)

【熟悉的,依旧诡异】
  艾玛带着儿子坐在那个熟悉的位置上,这次庄园主居然还请来了她许久未见的艾米丽和奈布!艾玛和艾米丽两人满眼泪花地拥抱在一起,不停的说着这段没见面的日子里各自发生了什么什么事情。

时隔多年,艾玛也知道奈布和艾米丽在一起是迟早的事,看着两人无名指上的婚戒温和地笑了笑。

艾玛趁着时候跟艾凡讲起了游戏规则,艾凡也不愧是杰克的儿子,听懂了规则还是对监管者产生了兴趣。

艾米丽和自己坐在一起,艾凡跑去和奈布玩耍,两个皮皇特别玩得来。艾玛轻抚手上有些陈旧的工具箱,随即把视线递向远处幕布后的椅子,正好对上那人的目光。

两人相视一笑,所有的不安都在此刻消融殆尽。

(狂欢开始的前一秒,杰克眼里的淡金跳动了一下)

【再一次的狂欢】
  红教堂,这个熟悉的地点,艾玛与杰克在这里举办婚礼,杰克抱着她走过教堂和婚亭,就算当时只有两个观众一个亲人——艾米丽,奈布,里奥,艾玛也依旧感到非常幸福。

艾玛和儿子在同一个地方,艾玛笑着递给儿子一把小扳手,并比出了一个大拇指的手势挑了挑眉,艾凡也嘻嘻的接过,秒懂地跑向了不远处的一把椅子。

艾玛看着身旁那个熟悉的椅子不禁笑出了声,自信的拿出工具箱,又开始了以前的老本行,技术依旧那么熟练。

“椅子上没有了烟花筒,果然,这把游戏,只是娱乐局,没有淘汰机制么。”

不到三分钟,密码机已经破了两台,艾玛笑着擦了擦汗,满足的看着眼前拆的破破烂烂的椅子,好像,只剩下两个了。

艾凡在红教堂四周的废墟蹦蹦跳跳,挥舞着自己的小扳手满满都是得意,顺便还把红教堂里的箱子都摸了一遍,找到了很多好玩的小玩意,最后只是拿走了一把手电。

艾玛又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么久了,电机也开完了,她不仅没看见杰克,也没看见艾米丽和奈布。

反正这片区域都走过了,就去另一边找到了正在进进出出柜子玩的艾凡,无奈的把他带着四处走了走并开了婚亭那边的门,却依旧没有看见人。

艾玛有些慌了,只有最后,她还没有去过教堂。

“杰克是和他们在教堂里等着我么?”

艾玛这样想着,尽力驱散不安的感觉,牵着艾凡的小手走向教堂。

【来自地狱的邀请】
  踏进有些昏暗的教堂,依旧是那身熟悉的黑色西装,四周黑白薄雾飘散,杰克背对着艾玛,好像还不知道艾玛的到来。

“杰克!”艾玛看见杰克一阵欢喜,牵着艾凡踏着小碎步上前去。

杰克听见呼喊却没有回过头,依旧看着他们当初宣誓的地方沉默。

忽然,艾玛脚步一顿,走进杰克身边,四周的雾淡了些,艾玛看清了杰克身前地上的不明物体,是已经倒下的艾米丽和奈布,身上的血痕和杰克手刃上滴下的血是那么醒目。

“杰......杰克?”

艾玛的声音颤抖着,仿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却用另外一只手将艾凡往身后推了推,艾凡却是眨着疑惑的双眼什么都没看见。

“...艾玛?”杰克的头向艾玛这边偏了偏。

“艾...玛...”

“快..走!”

杰克四周黑白薄雾瞬间变浓,围绕着杰克盘旋着,散发着暴虐的气息,肆无忌惮。杰克双手抱头,仿佛极为痛苦的扼制着什么,只听见传来阵阵低吼。

“走!”艾玛惊得颤栗,艾凡也是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位“父亲”,他们从未见过杰克这番模样。

艾玛猛地抱住艾凡,奋力地向门那边跑去。她回过头去看他,黑白浓雾中赫然一道红光闪出,所有浓雾朝着他们这边让开一条路,带着面具双眼猩红的杰克正缓步朝这边走来。

已经到了大门处,艾玛俯下身子跟艾凡说,眼角的泪不住的滑落:“艾凡,你先出去,等妈妈,好不好?”

艾凡听出她声音的颤抖,坚定的握了握手上的手电,摇了摇头。

艾玛一愣,硬笑着轻声道:“让妈妈来,好吗?妈妈会和爸爸一起回去,你先走,好吗?”

艾凡委屈的看着艾玛,又看向艾玛身后不断逼近的杰克,猛地打开手电对准了杰克的眼睛,杰克被一瞬间的刺眼,怒吼着捂住眼睛,眼里猩红更盛。

艾凡牵起艾玛的手,把她推在前面,回首看了一眼,却发现杰克已经不见了。

正在艾凡疑惑的时候,艾玛忽的惊觉,猛地拉过艾凡将他丢出了大门外,而杰克的手刃已经穿过艾玛的身体,滴滴鲜血顺着刀刃滑落。

监管者离不开这里,只剩艾凡在外攥紧了艾玛飘落的帽子哭泣着,杰克眼里猩红渐隐,红色的血泪从面具眼睛处滑落,身体开始烧毁般消散,直至成为灰烬。

远处一个人影略过,森林里一阵乌鸦的尖叫,空中破损的玫瑰花瓣和着一些灰烬飘扬,一个孩子在血污中厉声哭泣。

【最后的狂欢】
  “的确,这场游戏的确没有淘汰机制,因为最后,他们都不在了。”

可能没看懂哈哈哈,脑洞是写的杰克被庄园主用某种方式引至暴走且不清醒所以杀了佣医和园丁老婆,这个真的是瞎想的有很多可能不符合设定的点就忽略吧哈哈哈,没错520写的刀但是写的很爽哈哈哈开心,皮。

【醒来】
  艾玛猛地从床上惊坐起,脸上已经满是泪痕,身边的杰克被这动静弄醒,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随后轻轻环住艾玛问道:“怎么了夫人?作恶梦了?”

艾玛情绪突然崩溃,伸出双臂猛地扑在杰克怀里哭起来,杰克见状一愣,突然有些不知所措,急忙轻拍着艾玛的背:“...好了好了没事了,我在呢,我在...”

一旁的孩子睡的安稳,窗外初升的太阳的阳光开始浸入房间,孩子的嘴角带着微笑,而这一天,是孩子的八岁生日。

五格5.20快乐!
是自家的俩私设皮肤!
小白兔园丁和大灰狼杰克!
第五设计师活动也结束了呜呜呜非常期待他俩的新皮肤了!!
还有一面没有画(悄咪咪)

5.20
第一次摸花老师摸的很开心哈哈哈哈
来自花老师的小心心哇❤